一个储藏室。

记一个长谷部水仙的梗

看看什么时候有动力了写出来吧。感觉又是一个短篇解决不了的长故事了...............咕咕咕患者觉得有点痛苦【。】

废话到此结束。以下是粗糙的梗er。

-----------------------------------------------------

极化归来是某种人为后天植入在压切长谷部身上的东西。类似于人类的催眠,或者说是清醒梦。
某个本丸,去极化的那振长谷部。真正的实体死在不知哪里。

而现在这个极化长谷部是政府为了隐瞒事实作为赔偿品送给因系统bug而失去一振长谷部的本丸的。

他到来的第一天,所有人都非常高兴。

这虚伪的幻象被原长谷部极化期间新锻出的lv1长谷部意外凭借直觉戳...

#兰高#他是龙paro(二)

4

兰斯洛特把高文远远地甩在身后。

只留下了一句“人类不应该出现在暗湖”就涉水前行。

他不确信这句话的意义。是这湖充溢着的液体是人类无法承受的毒药吗?亦或是他仅仅不愿意看到自己,想要让他回去,回到王与兄弟那边去?


一种来自虚空的呼唤在引诱着他踏入湖水。精灵在他耳边窃窃私语,他就要离开了——在这里被甩下也许你就永远不会再见到这样的他。


暗湖的湖水意外十分温暖。高文几乎有错觉进入的是数日之前他熟悉的浴池。

“水温很舒服。”

水中的兰斯洛特缓慢摆动尾巴,白色瞬膜移开暗紫色的无机质竖瞳。


“这里...是所有龙出生的地方。”

“它会逐渐吸收龙以外生物的生命力。所以被父亲抛入...

#兰高#他是龙paro(一)

激情打字产物。没啥情节和逻辑。后续缓慢更新(?)咕咕咕咕咕。


1

历史上记载,最后一任献祭给龙的人类新娘。名字似乎是Gawain。

很奇怪吗?听起来不像是女性的名字。

是的。

那一年,潘德拉贡家还没有女性降生。

照理说献祭给龙的新娘必须是人类,而且最好是女性。这是亘古不变的。因为龙族这个古老的种族随着最后一只雌性的死亡,就只剩下雄性的龙。

雄性的龙不得不依赖曾经是盟友的人类部落,每隔数年献祭一位出身贵族的少女。作为幼龙诞生的容器以延续种族。

明明最后一位懂得龙语的驯龙师也已死去超过百年。龙与人类部落的联系早已消亡。

它们存在意义再也无人理解,在大多数部落民众的眼中无非是呼...

#兰高#哨向小段子

看图说话系列。感谢寺山太太搬的粮食........我的脑细胞活力之源!好好吸啊脸红红的兰高!

脑细胞仰卧起坐迅速出现了一个年龄稍小的哨兵兰和经验丰富但是一直没找搭档的向导高WWWW长者的余裕+被年轻人直球打中什么的最棒了!【一个爽了就跑的咕咕狂魔

---------------------------------------------------------------

面对突然扑过来又比他高出少许的青年,高文无法保持平衡向后倒去。青年忙乱之下迅速地护住了他的后脑勺——

还好,跌得不太痛。

青年的身体肌肉并不丰满。那迅速拔高的骨节硌着他。覆在自己身上的重量稍小于之前看到他在参与测试...

一个CP色的夜灯:D


大正梗存档。

偶然看到有个推特上的太太画的大正军服版长谷部,一时兴起15分钟激情打字脑了一个俱利→)(←长谷部的大正背景脑洞。

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填这个小坑www


 大正时期的长谷部与俱利是关系很近的亲属。俱利是本家的孩子,而长谷部属于分家。虽有叔侄的辈分之差,却因为年龄差距小意外地非常亲近。分家的家长与军政要员关系尚可,在长辈要求下,长谷部入伍成为了军官。俱利非常希望去外国留学,由于母亲的宠爱最终如愿成行。

几年之后返回故乡的俱利蜕变为一个不同以往的青年。但逐渐想法与长谷部相左,最终背着家族加入了某个机构,希望实现自己的抱负。被长谷部察觉后双方不欢而散。

之后长谷部因职务原因发现了自己...

#俱利压切#热寂

“你会在一生中再次遇见他。”一个声音在梦中的人耳边沉沉响起。

他试图听清并分辨更多来自这个声音传达的信息,却被连日加班工作的疲惫丢进了无法暂停的昏睡之中。

也许这个声音是那枚让他困惑一生的莫比乌斯环的终端。

 

他终于还是没能抓住它。

-------------------------------------------------------------------------

 

 背景

长谷部国重           18岁。大学一年级生。...

#凉叶#Black heart

Add:写这篇的时候循环播放的是那首Black Black heart.

http://bd.kuwo.cn/yinyue/4531018?from=baidu


#杵狸# 男高中生日常paro

同田贯正国想了想,这张不算很有特点但并不难看的脸像现在这样出现在他面前,应该是第四次了。除去某天不凑巧,这个明显高他大半个脑袋的家伙没赶上公交车的那回,虽然狂奔一路最后还是被公交车司机抛弃,撑着大腿儿在坡道上喘着气露出沮丧的表情,在拥挤不堪的车厢后玻璃上越来越小。

正常情况下他通常一个箭步蹦上车,习惯性抓稳车门口最高的铁栏后似乎射进了关键的得分球一样笑起来,嘴里发出“咻”地一声,接着慢条斯理地拽出耳机线听音乐。头上一缕翘起的发长长的,随着公交车的节奏就这样晃着,晃着,伴随着车窗玻璃和窗框颠簸振动时无机质的咣咣当当。

就是这周以来几乎每天上学必看的风景被这家伙挡了个严严实实。不过同田贯并不介...

#俱利烛#梦与叶樱

他和他相遇在他们共同的主公不再需要频繁征战的年代。


樱花是初见时与他们融合得无可挑剔的背景色。

他曾经羡慕甚至淡淡的嫉妒过,他所见证的那位起家奥州的主公驰骋疆场的英姿。那时候,主公最信任的那位家臣不止一次为他出谋划策,成为他坚实的后背。共同面对他生命中如影随形的重重危机。

在他颇为自豪的语气下溢满对于伊达所赋予他这段记忆的热爱。那份神采似乎让人产生那份使人热血奔腾的荣耀和杀伐扩张的快意会像长久停留在身上的那圈光晕一般眷顾他们。也许是长久侍奉的缘故,他笑起来总带有几分政宗公的气息。

直到许久之后的某日,他从主公日益苍老的面容中读出了斯人已逝,英雄暮年的苍凉。那份凉意刺骨如...

1 / 4

© 水下两公尺 | Powered by LOFTER